Vltava.

这个圈子大概不超过五个人。)
没事,我慢慢写就是了
茨目≫荒连,谢谢。

写100问真好玩,我还要写(开你的车去。)

【茨目】相性100问(后50题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51 请问您是攻方,还是受方?

茨:攻。

连:…受。


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?

茨:…体格差?主要应该还是因为我比较主动。

连:反应过来就已经这样了…


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?

茨:满意。

连:(笑着耸耸肩)也不算太糟…


54 初次H的地点?

茨:他的房间。

连:嗯…


55 当时的感觉?

茨:新奇,激动,兴奋,高兴,还有点紧张。

连:(脸红)有点…羞耻…?不知道该怎么做…完全跟着他的指引走…


56 当时对方的样子?

茨:很诱人,很美,可爱。

连:(脸...

【茨目】夫妻(夫)相性100问(前50题)

# 闲着无事,把连和茨宝拉来做了个访谈!(并不是)

(还是正式一点——)

背景:【听说我的老师是SSR??】

嘉宾:茨木,连

主持人:Vltava(V)

涉及些许剧透

——

1 请问您的名字?

茨:茨木童子

连:一目连。

2 年龄是?

茨:18。

连:25岁。

茨:(小声)完全看不出来...

V:那你觉得应该是多少岁??

茨:19。

连:......

V:......??

3 性别是?

茨:你看不出来吗??

连:呃...

V:(捂脸)我当然看出来了啊!问题就是这么设置的我有什么办法??好了跳过跳过!

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?

茨:(正色...

这个BGM,写虐,绝赞。)

【荒连梗库】2

#还是微博那个梗,没忘,但是我也不知道这坑到底要多久才能填完了……X

#感觉就这么看也挺有…感觉的?是不是不用完整的了……(不要偷懒啊)

——

【“你说的那些我都不会,不过我会这个。”

一目连说着站起来走到树下摘下一片叶子,双手捏着抿在嘴里。

然后荒听见一阵悠扬的旋律飘出来,像幽林的笛声,声音不大,但沁人心脾。

一目连闭着眼睛,睫毛轻轻扇动。

风喧嚣起来,带着青草和泥土的味道扑到荒脸上。

不知名的鸟鸣声啁啾着,昆虫吱吱呀呀,树叶悉悉索索,与叶笛合奏出一段清新的乐曲。

荒有点走神。


晚上他一个人坐在海边的礁石上的时候,突然想起白天听到的曲子。

他张开手,一目连吹过的那片叶...

【茨目】听说我的老师是SSR??(17)

#惊不惊喜?刺不刺激?爱不爱我?(滚X)

——

毕竟是平时一个人睡的床,两个大男人睡在上面还是显得有些拥挤,平躺着手一动就能碰到对方的身体。

一目连的呼吸很轻,渐渐被窗外的夏蝉声掩盖住,沉沉落入梦里。

他大概是太累了,近几天来一直被学校的工作和某个人的事情压得喘不过气,今天本可以放松一下,却又为了找茨木提心吊胆地跋涉了那么长的路,最后还受了伤。

所以尽管茨木在身边闹出了几下动静,也丝毫没被吵醒,背对着茨木,睡得很熟。

茨木却一点不觉得困,侧过身盯着一目连的背影发呆。末了又起身,帮他把脚踝上变得温热的毛巾拿下来,去重新浸了遍冷水,回来再给他敷上。

做完这些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。

茨...

【茨目】听说我的老师是SSR??(16)

#要是能在喜欢的人面前当一辈子的小孩子,大概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吧(ノω`*)

——

城市从来不会真正陷入睡眠。

高楼的灯光在空中漂浮着四处闪烁,像群找不到方向的萤火虫。凉薄的夜风通过车窗钻进来,混合着沙砾的粗糙感吹在脸上。

汽车行驶在夜幕中的市区,街边的一切像电影中的走马灯快速掠过——喧闹却模糊的人群,亮着招牌的店粘连在一起,高高低低的楼群挡住月光,空气中不知哪里来的酒精和汽油的味道混在一起,行道树伸着枝桠,影子颤抖着像是惧怕机械发动机的巨大轰鸣…


茨木早醒了,还是维持着靠在一目连肩头的姿势,半垂着眼睛看着窗外。


几天之前他看见这些小城市稀松平常的景象只是觉得遥不可及,...

【茨目】事后.AVI

#并没有AVI啦是一点事后的小段子!X


——

1.茨木抱着一目连,手在他腰间一顿乱摸,语气认真道:“老师,如果怀孕了,我会负责的!”

一目连:“……不存在那种事情!!”


2.一目连以前觉得每次不答应茨木的要求,对方就可怜巴巴地跟条小狗一样,仿佛都能看到尾巴在身后晃来晃去。

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压抑太久了…他今天的表现简直像条发情的狼狗…

在他跟茨木这么吐槽了之后,对方却挠了挠头嘿嘿一笑,掀起校服衣摆炫耀似的说:“要不要看看我的公狗腰?”

一目连:“……”

这智商你还是别当狼狗了,当条二哈吧。


3.在经历了各种闻所未闻的过分要求之后,一目连很严肃地逼问着茨木:“你给...

【茨目】办公事(. AVI)

大宝贝 @罗斯里 点的办公室play!

啊几乎把我能想到的羞耻play都用完了X

希望不要嫌弃!❤

九又四分之三车站(no)


高中生真的慎看哪我怕你们以后不能好好做卷子啊!!(摇晃)

顺便我这段时间应该都不会开车了(有点肾虚)),下次开车就是正文啦X


【荒连/茨目】糜烂(##)

#小可爱 @弥生 点的虐一虐茨球的片段,不过感觉也没怎么虐诶…我可能不太会虐人嘿嘿嘿(被打X)

#啊…不太会用艾特功能,因为lof好像可以重名的…如果艾特错请见谅!(*/ω\*)

#前情提要:还记得第一个ABO吗?那里有一个伏笔,这里是后面发生的事。连从茨木生活里彻底消失以后后者终于认识到他对自己的意义,想去找他却发现对方连一丝线索都没有留下,茨木开始焦急,火急火燎地,但问遍了熟人也没有音信,只知道连和荒一起从学校离开了。一天茨木在街上碰巧遇见从邮局出来的荒,于是马上跑上去拉住他,两人在街边说了些话。

——

“洗完澡之后记得吹干头发,不然会感冒的。”
一目连的声音在耳...

【茨目】我寮日常

#阴阳寮背景的小段几

——
最近在荒和茨中为难了半天,鉴于式神录头像的排列顺序最后还是选了茨,于是荣升六星的某茨兴冲冲地跑去找连总,发生了以下对话:

茨:“前辈!前辈!!吾终于变强了,吾和汝一样是六星的式神了!”
连:“(微笑)嗯,恭喜,辛苦了。”
茨:“前辈,吾从今以后也是大人了!”
连:“是啊,很开心吧?今后也要好好努力啊。”
茨:“(点头)吾会的,那个…既然吾已经是大人了…”
连:“怎么了?”
茨:“前辈,吾已经成人了…(正色)”
连:“(疑惑)?”
半晌后一目连反应过来:
“明天要带你去打斗技吗?”

茨:“………”

(性暗示失败了X)

——END【大人就该做点大人能做的事啊连( )】

人生中看的第一本小说(*/ω\*)

雨打吟耳汤:

=3=很早以前的一张稿子

《落雪成白》的  ~

【茨目】听说我的老师是SSR??(15)

——

晴明的学校向来崇尚全面发展,寓教于乐。所以像这种突然全班甚至全校郊游的情况也不少,星期一很快到了,学生们一个个兴致勃勃地聚在校门口互相打着招呼,甚是热闹。

一目连收拾好东西刚要出门的时候,感觉到裤脚被抓住了。低头一看,小猫黏在腿上眨着眼睛盯着自己。

“喵...~”

啊...差点忘了这个小家伙。

他想了想,总不能把它放在家里好几天吧?但周围似乎也没有可以寄养的邻居...

最后把球球抱起来装进一个空包里带它一起出了门。

一到学校,这小家伙果然引起了不小的关注,一目连刚把它从包里抱出来就引来了一群眼睛里冒着星星的女孩子。

“好可爱啊!!老师我们能抱一下它吗?”

“超级萌啊啊我...

我觉得,看完SSR14再看且听风吟那个短篇
刀子double( )
哈哈哈(吐血)

这几天好像忘了什么事,嗨我这脑子。)

是说,不知不觉200粉了,算是一个小小的成就吧hhh

觉着大噶可能基本都是因为茨目认识我的,写老师是ssr起就不停地在涨粉,惊呆x
这也是我写到现在(还没有坑掉)的第一个长篇哈哈哈,超感谢大家的喜欢(鞠躬)!
咳希望连连和茨宝有个圆满的结局(不要立flag啊喂!)

那…趁着天黑,来开一个点文吧(≖ω≖✿)~
点文点梗都可以,CP的话茨目可以,其他的具体可以翻一翻lof里面的黑历史哈哈哈

关于点文:
因为我懒癌手速又慢所以…可能大家的要求不能都满足,但是尽量满足!
如果没什么人的话那我就开心地继续摸鱼惹哈哈哈!

到五月五截止吧ww

说一点小感触:
不知什么时...

【茨目】听说我的老师是SSR??(14)

#我好像没啥好说的了...呃自己感受一下...(语言无力))

——

『他人即地狱。』

上帝并不是公平的。

上帝在给孩子们分发糖果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罐子,有的糖果掉到地上,沾上了灰尘,却还是照样被分到了孩子们手中。

所以有的孩子,得到的从一开始就不是像别人那样干净漂亮的糖果。

但即使如此,他还是接受了自己所仅有的,并紧紧握着。

那天一目连在街上到处打听着寻找茨木的时候,他正在一个能俯瞰整个城市的地方坐着,什么都没干,吹着晚风一直坐到了天黑。

茨木看着夕阳一点一点消失在林立的高楼后,周身一点一点泛起凉意。

这里算是他的秘密基地,从发现了这里开始起,每当被父亲打骂或心情不好的时候他...

【酒红/茨目】少年事

#有点无厘头的短篇。主要是讲吞崽茨球从小到大的若干智障事迹的,友情向,友情向啊,友情向哦

#虽然酒茨茨酒我都吃的,但是觉得酒吞和茨木吧,咱不谈恋爱,讲一讲男生们之间的纯友情也挺萌的)

#呃...虽然标题有茨目,但是连总这次好像并没有出场来着...D

——

酒吞小时候是很社会的。

家里开了家酒吧,来的什么人都有,他老爹性格豪爽跟客人们交情都不错,在圈子里很吃得开,连带着酒吞也从小开始接触各种各样的人,社会经验丰富,加上他个子也不小,周围的熊孩子能打倒一片,可以说是在街上横走了。

刚好茨木他爹爱喝酒,有事没事就会晃到酒吞家的酒吧。

俩小孩二年级的时候,茨木第一次跟着他爹去大江山,大...

想问两个事情:

1,我的粉都是活人嘛?(怀疑我不可能有这么多粉...)昨天听说lof也有僵尸粉,就很气)是的话大噶吱一声好不好呀ԅ(¯ㅂ¯ԅ)

2,如果我发点文的话有人理吗?有的话过几天发个正式一点的,大家到时候去那下面评论就好,没有的话就当无事发生过哈哈w


(这个挂几天然后删)打扰辣

【茨目】听说我的老师是SSR??(13)

——

『快乐都是一样的,悲伤各有各的不同。』

“厉害了。”酒吞点着头。

“厉害了。”博雅抿着嘴。

“厉害了。”大天狗拍着手。

“……厉害…”青坊主盯着眼前人,眼神既惊讶又敬佩。

“……”茨木吸溜吸溜喝着酒吞之前买的饮料,支棱着眼睛看着他们。

“你这算是成功上二垒了?”损友们惊叹了一番问。

“不知道…”茨木挠头,“他又没有回应我…”

“你亲完就逃跑了,怎么回应?”博雅说。

“……”茨木无言以对。

“还是试探一下口风比较好。”酒吞说,“搞突袭被划进黑名单了怎么办?”

“这么严重…?”茨木冷汗。

“说不好是初吻呢。”博雅坏笑着勾起嘴角。

“不是…吧,应该不是…”茨木差点说...

【茨目】吵架

#标题党

#我实在不会取题目 ),有点OOC慎入

——
茨木和损友们一起上街浪,路遇一对小情侣。
女生声音柔柔地叫着男生:老公你看这个好不好看呀?老公你看那个给我买一个好不好??

茨木:“他们看起来不像结了婚的啊…怎么喊得这么露骨?”
博雅:“笨,那是爱称。”
茨木:“不就是矫情吗…?”
酒吞:“你想象一下你对象这么叫你,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?”
妖狐:“啧啧…我还是习惯小姐姐们称我为命定之人什么的。”
茨木:“……(沉思)”
突然醍醐灌顶。

回到家,跟一目连讲起这事,茨木目光炯炯地看着他:“我也想听。”
一目连刷刷翻着手下的卷子:“听什么?”
茨木:“想听你叫那个称呼。”
一目连抽空瞥了他一眼:“…你也说了...

【茨目】游戏

#一个同居的小日常,特别短

#糟糕的对话)

——

茨木近几次摸底考试的成绩还比较稳定,一目连也就没再管他任其晚上回了家抱着个手机到处打副本。

“喂喂喂喂喂——不要啊啊啊!!靠!”

...

偶尔会有这样的鬼哭狼嚎声从沙发上传出来。

一目连把球球抱到腿上默默坐在他身边,看见屏幕上跳出两个大字:失败。

“又死了?”

茨木撒娇一样把头往他肩上一埋,

“啊——这咸鱼本好难打。”

“那你也不用死得30秒这么快...”

“不,”茨木的语气严肃起来,“是咸鱼太晃眼了,衣服脱一半就算了,居然还穿鲤鱼精的袖子,太风骚了!”

“......明明就是你太弱吧?”

“我弱?”

茨木把手机扔...

对荒的喜欢好像一直是很性冷淡的那种(??)
本来抽到也很开心啦毕竟是个超模)
但是就是做不到像喜欢茨宝吞崽连总一样随心所欲地喜欢他
(然后不情不愿地肝到了五星,呃…)
原因嘛一可能是觉得抢了茨球的老婆(no),二刚刚才领会到
可能这个角色太完美太漂亮太靓丽了…
连不幸的遭遇都像是在为他人格的丰富性奠基(但果然还是好心疼)
加上我才疏学浅没有查到这个角色的来历
呃…
总觉得不太像百鬼夜行里面的“鬼”了。
该说是超模更贴切吧?

但是,角色是没有任何过错的,角色肯定是非常受人喜爱的,至于为什么膈应那应该是我自身的问题了嗯。

其实一直希望yys多注重一些游戏最初的定位,不是说百鬼夜行吗。
正常人看到百鬼从自己面前经过会...

那个娘口为什么叫球球啊??

很普通的名字吧?

但是茨球不是玩球boy吗?

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就一点都不普通了吧?D

【茨目】听说我的老师是SSR??(12)

#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(不)

#恋爱的酸臭味(不是)

——

红叶发现茨木的异常,转头也看见了门口的一目连,本来气呼呼地,现在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“呃…老师好…”

她试探着打了个招呼。

一目连点点头走进来,神色如常:“怎么没回去?”

红叶瞥了一眼茨木,然而后者呆在原地没任何反应,只好再接下话:“那个…我带了自己做的便当。”

一目连对她笑笑,称赞道:“是吗?真能干啊。”

红叶也礼貌地回以笑容。


一目连走到讲台上拿起自己的书拍了拍,转头对两人说:“我来拿本书,你们好好吃饭吧。”

说完也没看茨木,就这么走了出去。

红叶答应着,回过头看到茨木全程状态游离,表情呆呆地,一...

【荒连】/【茨目】糜烂(ABO,车+车)

假司机来瞎簸箕乱开车了w

两个剧情没啥联系...

车站1


车站2


车站2是茨目的那个ABO,你们可能看过的,时间轴的话其实2在1前面来着

现世paro连连不能养龙了...

那就养点别的(你)

hhh不知为何就觉得连很适合养小动物,猫啊狗啊茨球啊什么的www(???)

【茨目】听说我的老师是SSR??(11)

#等茨球上三次二垒差不多就可以成了,目前1/3(你


#顺便茨宝的狐朋狗友里面真的有狐朋和狗友(住嘴


——

第二天依然是如往常一样的星期一。

所有人对于星期一的烦恼大概是一致的,只是原因各有不同。

一目连庆幸着自己是第二节才上课,避免了一大早又在校门口偶遇茨木。

不过该来的还是会来的。

第二节课上时一目连走进教室,看见两块黑板上写满了白粉笔的板书,颇为壮观。

“今天谁值日?”

他顺口问了一句,等了几秒似乎没人回答,于是自己拿起黑板擦擦起来。

黑板上字迹渐渐消失,粉尘扬起又飘落下来,落在一目连头发上。

“咳咳…”他一不小心吸进去一点,呛得咳嗽了几声。


茨木日常趴...

【茨目】且听风吟

#本来清明发的…因为我太懒错过了)

#角色死亡设定,刀子,慎

——

清晨。

茨木听见窗外的几声鸟鸣,皱一皱眉,睁开眼。

一目连穿戴整齐卧在床边看着他,微笑:“早上好。”

茨木起身,换了衣服去洗漱,牙刷在嘴里胡乱搅动,刷出一嘴的泡沫。

“你的牙膏是不是放太多了...?”一目连站在他旁边问。

茨木草草洗漱完毕,听见房间里传来闹铃声,下意识地挠起头。

“糟糕....”他瞬间加快了脚步,拉过外套套在身上,手机揣在兜里,背包往肩上一挎三两步冲出了门。

一目连看着他急匆匆出门的样子,跟上去,不无担心:“早上要吃早饭啊。”

茨木坐在公交车上最后一排,耷拉着眼睛昏昏欲睡,头歪向窗户...

微博上一个梗
借来玩了一下,梗源P3,侵删)
比较心疼单身汪荒川23333

1 2 3 4 5 ————
©Vltava. | Powered by LOFTER